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0 4

   大姐
      
   
    大姐
    那所偏僻的小医院全称是伤残病人康复中心,绿树掩映着两座四层小楼。这是遭意外伤害的伤残人最后一站,一般呆一段时间以后就能坦然接受终身伤残的事实。这里的医生,除了给病人作相应的生理治疗外,兼做病人的心理疏导和精神按摩。这些病人从遭遇不幸的那一刻起就像上了一列充满忧愁和泪水的火车,在痛苦中挣扎的希翼,总以为在前方某个地方,有位世外神医在等着他们,总不肯停下劳累的奔波。我的大姐就这样陪着姐夫,在全国各地奔波了六年。在那所康复中心度过了最后一站,有两年的时间。
    大姐陪着姐夫刚到康复医院的的时候,我陪着娘去看望他们。正赶上大姐背着姐夫爬楼梯,那是真正的爬,姐姐完全地四肢着地。大姐身材瘦弱,体重从没有超过四十公斤,驮着身高马大的姐夫,就像一只蚂蚁驮着一个大甲虫。娘疾步跌奔过去,带着哭腔叫了一声:大妮!姐姐没应声,我看到楼梯上滴落着姐姐的汗滴。在那以后,我做同一个梦做了很多次,就是姐夫能站起来了,重新站立成一棵高大茂盛的树,姐姐依然是那只栖息在树上的小鸟。
    姐夫遭遇车祸那年,大姐刚三十八岁,外甥女十三,外甥十岁。大姐属羊,有着羊一样的美丽温顺。一直以来,她都在用她温顺的性格,单薄的的身体承受着重于她好几倍的苦难。
    大姐不是娘生的,娘嫁给爹的时候,姐已经三岁。母亲是一个善良慈爱的好母亲,曾怕担白癜风用什么药膏好使后娘恶毒的名声,嫁给爹以后六年里不敢要孩子,以至于受了奶奶不少得气,以为娶了一个不会生养的媳妇。娘的善良和慈爱在那个苦难的岁月里就像冬天的太阳,挡不住饥饿和贫困的寒冷。吃草根,嚼树叶的生活给姐姐落下了胃病,大姐只能吃植物一类的菜蔬,丝毫沾不得一点腥荤。到了嘴里绝对的翻江倒海的一通呕吐。姐夫就曾经说,大姐就是一只羊变得,有谁见过羊吃鱼吃肉?所以大姐的身子骨一直柔弱,像一棵细弱的杨柳。
    娘在生下哥哥以后,又先后有了我和二姐三姐。在我幼年的记忆里,大姐的温情要比娘的多。大姐整大了我十八岁,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个小母亲。我要在大姐的怀抱里才能睡安稳,闻着大姐的体香,感受着她轻柔的鼻息。我依稀记得,背着一大捆柴草的大姐,身子弯得像一个大虾米。我记得在昏暗的油灯下,大姐给我们缝衣服,做鞋,映在墙上的优美的身姿像一幅好看的剪纸。我到了九岁的时候,曾为那锅老烧不开的水着急,田野里的蝴蝶,蜻蜓在等着我,胖妮还在门口探头探脑。。。。。。娘敲着我的脑壳说,就知道疯,你大姐这么大的时候都会做鞋子了。姑姑比姐姐小了一岁,长得很水灵,奶奶曾撇着嘴说娘不会养孩子,说大姐小时候长得像一棵豆芽菜。奶奶没说过母亲的艰难,一个人带着五个孩子,还要养着多病的太奶。父亲在外当工人,一个月不到三十元钱,还要拿出一半供叔叔和姑姑上学。大姐用她瘦弱的身子帮着娘拉着家这两破车,尽力做着超出她体力的繁重家务。
    苯酚的用途有哪些大姐大概上了不到两年的学,她嘴上说不愿意上学,有时候又会忍不住抱着小的,领着大的几个妹妹到后院看姑姑读书写字。奶奶时常会张开胳膊轰鸡似的把大姐轰走。奶奶很不喜欢大姐,说大姐命硬,小小的就妨死了娘。我依稀记得爹说过,大姐的娘是得了产后风死的。
    也是因此,大姐的姥姥姨妈,都不喜欢她。这些恶毒的婆娘们,且不体谅一个小小的女孩失去母亲的不幸。大姐从来不诅咒苦难,在她的内心深处,也许深埋着愧疚,或许她以为她娘的离世真是因为她。也许她因此无力拒绝苦难,她一味忍受着,似乎在赎前世的罪过。娘除了没生大姐,对她的爱并不比我们少。
    大姐出嫁的时候,我只有六岁。我依稀记得少许的情节。大姐穿了崭新的花衣服,左胸戴一朵大红花,被人簇拥着坐进了席棚的马车拉走了。娘牵着我的手,踮着脚,伸着脖子看着拉姐的车出了村子老远。转身往回走的时候,不停的用衣袖抹眼睛。当时,我年幼,尚不懂离别的悲伤,只是奇怪,新郎怎么不是新子哥。我知道新子哥喜欢大姐,还常把我从大姐的怀里抱过来扛在肩上或背在背上。那时,会有月亮在天上跟着我们,田野里吹着清凉的风。我喜白癜风什么中药可以欢新子哥宽阔的背,常常就在他的背上睡着了。新子哥常常会接过大姐背上的柴草或扁担。。。。。。长大以后,我知道,那是大姐的初恋。长大以后,我问过娘,为什么不把大姐嫁给新子哥,娘说,是新子哥的娘不愿意,说大姐八字与新子哥不合,怕大姐妨着新子哥。我还知道新子哥在大姐出嫁后离开了家乡。到我又见到他时,是十年以后。他看到我问,四儿,还记得我不?我欢快的扑过去抱住他的腰:新子哥!他问我,大姐好吗?眼圈竟然还发红。
    大姐嫁的远,离家有三十公里。在大姐刚出嫁的那段日子里,我常常在黄昏里看着巷口发呆
    希望大姐会突然出现,四儿,四儿的叫我。姐在家时,从生产队里干活回北京哪个医院治疗白癜风正规来,常会从玉米地里挑甜杆给我,或是兜里几颗大红枣,或是用狗尾巴草编的小狗小猫。一进巷口就四儿,四儿的叫。我就飞一般跑出家门去接大姐,姐无论多累都要抱起我扛到肩上。
    姐嫁后, 我第一次跟了娘坐了好半天的驴车去她家。姐夫是一个高大的男人,可我不喜欢他,我以为是他赶走了新子哥,无论娘怎么说,都不肯叫他哥哥。我们进门的时候,姐正躬着腰吃力的推石磨磨浆,要摊煎饼。她的婆婆,我也不喜欢,像一个狼外婆。她的婆婆竟说了大姐的很多不对,大姐只在一边低眉顺眼的听着。
    当生活刚刚露出点亮光的时候,姐夫又遭遇了车祸,下肢瘫痪。。。。。。。
    前不久,我回家看大姐,她正抱着孙女帮儿子照看生意,头发已有些花白,背也有些弯了,我的心忽然很痛,我的大姐啊!
      
    晚于2006年6月18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科技可以让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推荐阅读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南国彩票网

Templated By 迪恩网络  京IP备案号:BGJ15464X   穗公网监备案证第44010650000002号  中国电子认证联盟实名认证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